文章分享
首页 > 成都慈海 > 【家排】海灵格《心灵活泉》:对奥斯维辛的追忆/有终结和统一作用的回忆
【家排】海灵格《心灵活泉》:对奥斯维辛的追忆/有终结和统一作用的回忆

 

对奥斯维辛的追忆

问:半个多世纪以前奥斯维辛回复自由。那里有无数被害者、加害者及他们的后代。我们能否问这种事怎样影响后人的行为和他们的作为?

海灵格:由于其中分别太大,无法概括地说。我只能根据家族系统排列做出具体的回答。在这里我想提出警告,请不要夸大旧时的人事,否则便会把活人当做死人,一切会被倒转,这违反生命之流。

这种对加害者的公开控诉与对这种罪行的追忆,不断提醒人们旧事不能重演,其背后有一种想法:以为人类可以疏导、阻止这类事件。我认为这是一个无理的要求,以为我们应该有能力阻止这类激烈的活动;或以为只要我们有不同的想法,我们在未来便有能力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他们自以为是地看轻了事情,以为自己是上帝,这会严重破坏自己的灵魂。此外,当人拥有这种想法,他的灵魂便以为自己比从前的加害者更优越。可是,从前加害者做那些罪恶的事情时,他们也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当我们控诉他们时,内心便和他们一样,这是非常危险的。

我在这里只做非常概括性的讲解。我的书《治疗师信件》中收录了一封我寄给一名曾被困在集中营的犹太女人的信。她请求我对她在慕尼黑发表的演讲稿提出意见。演讲的内容是纪念犹太医生在纳粹期间被禁止执业的事件,在讲稿中她提出某些控诉。我的回信大致这样写:那当然是哀伤的,而我自己也曾有过看见在耶路撒冷受害者的纪念场和看见那些画面流泪的经验,参观的人都会流泪。假若有人对我说:“可你是德国人!”这样我便无法流泪。控诉会令人无法哀悼,在广岛我有同样的经验,参观的人都流下眼泪。假如有人对某人说:  “可你是美国人!”他便无法流泪。控诉会阻止哀悼,这便是悲哀,人们共同的哀悼会把人们联系起来,其中没有无理要求,这是一种有助治疗的哀悼。

有终结和统一作用的回忆

近几年我常想起活着与去世的人两者之间的互相影响。记得在法兰克福书展中曾有一个关于回忆的讨论,对这个讨论我感到非常心痛,因为是很表面化的讨论,对深层的领域没有研究。在《告别》  (Farewell)一书中我研究两者的关系,思考正确的只有治疗性的回忆,能够使事情终结同时又使分离的东西融合在一起的回忆。

通常某人会压抑年幼时所体验到的不幸,心理分析指出,找出被压抑的经验是重要的。但观察指出:找出被压抑的经验并不能得到解决方法。我们需要进一步处理,重要的是当事人能毫无遗憾且认同结果。例如,某人遇到严重意外致使半身瘫痪,他当然会回忆这件事,可是如果他不能带着毫无遗憾的心去认同结果,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这是非常艰辛的一步,但一切相反的行动只会带来更大的不幸,试想,如果他在遗憾悔恨中生活会是怎样呢?但当他能成功地踏出这一步,体验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无法做出任何改变,并认同结果没有悔恨,刹那间他能到达灵魂的深处,得到一股别人所没有的力量。

面对死于集中营中的被害者,我们也应该持有这种态度。幸存者与我们应拿出力量,认同曾经发生的一切,否则我们便与这历史事件脱节。只有当我们领悟到有些我们无法了解的东西是包含在伟大的奥秘中,我们才能够真正认同。我们不能有逃避恐怖事件的企图,因为恐怖最后也是回归于终极的整体。谁能认同恐怖的事件,谁就能完全获得自由。

我曾在旧金山与一位年幼时被困在集中营的女士交谈,她描述了一件不为人知的恐怖经历:

她当时躺在地上,一位纳粹军人脚踏在她的腹部,乱枪扫射周遭的儿童。突然间,她感受到她在另一个境界曾有过相同的经历,一股无名的喜悦涌上心头,刹那间惊恐与痛苦完全消失,她说:“即使我双手被割穿,我也不会感觉到。”在这刹那间她与更伟大的领域产生和谐,这个和谐也包含着惊恐,这种包融万物的感觉自此陪伴着她。她更说:“希特勒和其他加害人都被我包容,现在我可以完全得到和解,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碍我。”

从很多家族系统排列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不论是加害人或是被害人都被包容在某些超越他们的东西中,并且也被这个东西利用着。当排列能够自由进展不受我们的干扰时,在终极的深层中加害人和被害人都是互相联系的,他们完全没有分别。活着的人需要退出加害人和被害人间发生的事件,如此才会带来和平。

 

杀人者移向被害者

当我们让杀人者的灵魂自由移动,他会移向被害者——那些去世的人,在那里杀人者能得到平静。我们不可以阻止他这个移动。当杀人者承认被害者并看着他的眼睛时,他一定会走向被害者,他不可能有其他行动。这并不表示杀人者需要自我毁灭,但他却必须承认,因为他的罪行,他与被害者是相联结的。

纳粹期间的杀人者在自觉中有一份威猛强大的感觉,在他们后代的家族系统排列中常有这种表现。但当他们躺在被害者旁边,他们会感到羞愧、无地自容。然后他们的灵魂会移向去世的人,在那里他们便得到平静。他们的后代子孙也不用代替他们联结当时的被害者。

但是我们也看到某些情况,杀人者不肯正视被害者并承认自己的罪行,而能够帮助后人的唯一方法是使杀人者远离他的心,使他接触史伟大的力量。

 

 

加害者和被害者的和平

我们应该要小心,不要以为肯定知道有关杀人者与被害者之间的事我们只能在家族系统排列中看到某些象征,可是我们无法验证它的准确性。如果我说“杀人者是移向受害者”,那么家族系统排列主要的任务是帮助加害者的后代,使他们摆脱所带着的牵连纠葛。

我们需要知道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无法开脱杀人者的罪,即使杀人者仍然是一个青年。治疗师首先应该帮助加害者,唯一的方法是让他看到受害者,随着他的移动移向被害者,当杀人者成功地完成这个移动,便可以在被害者处得到和平。

 

良善和邪恶

我们困在一种想法中,认为我们是自由的,可以负起自己的作为和命运,而且认为世上是有良善与邪恶的区分。可是只要我们观察家庭,就知道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在集中营的被害者不论他们怎样无辜,他们仍不能以他们的良善扭转命运。同样,杀人者也不能扭转他们的命运,他们都是活在某种牵连纠葛当中。虽然如此,每个人都要承担责任,不在于他有自由可以改变情况;事实上他没有自由,他是处在某些牵连纠葛中,可是仍需要承担后果责任。我们只有以这种角度看人世,我们才能与深层的力量和谐,停止我们对邪恶一贯争斗的想法。

以为世界不应该如此,或是人类应该操纵自己的命运,这些观念都是妄想。即使是极为不幸的命运,甚至是罪行,它们对整体也有影响,对于这个影响或许我们也可以做出估计,但却无法明白。我是从这层关系去看待不幸的命运的,因此不再害怕邪恶的事情了。

有些人站在河边大声嚷嚷,说他们永远不会跳进河里。曾经跳进河里的人,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才有资格谈论它。 

摘自:海灵格著作《心灵活泉》

(ID:shengmingzhiguang1)

2017年是扬升的一年,整合多次元的自己。

 

【慈 海 课 堂】

 

 课程地点

成都市区内

 课程时间

3月17日-3月19日(星期五+周末两天)

 课程费用

原价5500RMB

 优惠

1、老学员复训享受优惠(详询工作人员)。

2、老学员带新学员可享受500学费累积,学员本人可以用学费享受慈海平台上所有其他课程及产品消费(蓝曦个案除外)

3、报名以后,zhuanfa此文章到票圈,可以免费参加彩油家排的沙龙。

(注:复训优惠和学费抵扣不可叠加使用。)

 

以上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成都慈海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所有,详情请咨询工作人员。

 

 报名联系

蔡岸明:183-2833-0703(微信同手机号)

严   旦:186-2833-7766(微信同手机号)


我们为大家准备了一个安全的场域,供大家进行灵性的疗愈,探索,整合,最会回归到生活本身,让生活品质得到一个质的提高。感谢所有来上课的人用生命的故事让我们成长,深深的感恩与祝福。

每个工作日,我们将于以下平台更新咨讯,欢迎关注与加入,爱与祝福!

【微信平台】shengmingzhiguang1生命之光

【慈海网站】www.cihaijiaoyu.net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cihaijiaoyu

【淘宝店铺】http://shop110683222.taobao.com/shop/view_shop

【喜马拉雅电台】http://www.ximalaya.com/68368641/sound/30103592

版权所有 成都慈海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289号5-9-10 蜀ICP20154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