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享
首页 > 成都慈海 > 【家排】海灵格《心灵活泉》:圆满
【家排】海灵格《心灵活泉》:圆满

 

 

 

伯特·海灵格(Bert Hellinger)

德国心理治疗师

“家庭系统排列”创始人

今日更新

圆满

海灵格 | 文

一个年轻人间一个老年  “你,一个人生旅途已将尽的人,与我,一个行在人生旅途中的人,有何分别?”你是用多长时间完成这件作品的?

 

答:时间不算很长。故事的第一句以及有决定性的一句是:“我经历过的比你多。”我是忽然间了解这句话的意思的,整个故事便是圈绕这句话开始的。

带有意义的格言

海灵格 | 文

问:我与你一同辑录那本小册子(精华录)的时候,你常常会突然间有如电光石火般,出现一句新的有警世意味的智慧格言,你从哪里得来这个灵感?

 

答:从当时的环境,大多在交谈当中,如果我不马上抄下来,我会忘记。这些句子是突如其来出现的,有时甚至是在晚上出现的。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出现了这句:  “我相信河流本身比河床更多”或“泉水是不问自流的”或“生命的源泉自有韵律”。

 

问:你曾经说过,那些有意义的格言,必须在生命中得到印证。你讲这句话是否表示,这些格言的灵感主要是来自治疗工作?

 

答:大部分都是。如果这些格言不是来自治疗工作,便是由于我当时正在研究某个命题。这句格言在生命中得到一个印证,突然间便会出现一句精华。

 

问:你“提供”这些警世格言已经很久,从你的治疗工作得来的丰富经验,似乎涌出不少“泉水”?

 

答:我不知道。这一类句子已经收集了很多,我有时甚至不再写下新近涌现的句子。

语言和思想

海灵格 | 文

问:与你一同处理辑录工作时,我总是一次又一次体验到你的细心考究,你会把每一个字的意思内涵精心配搭。为什么在治疗工作中,正确严谨地选择字句那么重要呢?

 

答:这跟现象学有关。只要真正了解某一件事物,就一定会找到贴切的字句,不只是配合事件,同时也带着一份美感。马丁·海德格尔就是一个例子,我会用很长的时间,寻找最贴切准确的德文,所以一般来说我不用外文的。

问:你刚才提及马丁·海德格尔,他的作品有什么地方吸引你’

 

答:我几年前才开始读马丁,海德格尔的文章,这对我是一大收获,尤其是他对真理的见解。他说,人不应该用自己的思考模式去解释真理,使思想变成安置真理的地方,对他来说,真理是从隐秘中呈现出来的,就是从深层涌现出来,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东西。真理总是展现在信息之间,而且是不完整的。真理只会展现一部分,我们永远无法看到它的全貌。

 

问:马丁·海德格尔的遣词用字又如何?

 

答:非常优美,他能准确地描写某样东西。我很努力地学习他。

 

问:在思想和语言方面,还有谁是你学习的大师?

 

答:人数不多,因为我阅读不多。其中一个是里尔克,但他完全与马丁·海德格尔不同。

 

问:这正是我接着要问的,里尔克对你有哪些特别的影响?

 

答:里尔克曾说过,只有当人们完全投入,才可以明白(致俄耳甫斯十四行诗)(Sonettean Orpheus)的故事。

 

问:什么意思?

 

答:《致俄耳甫斯十四行诗》是非常美丽的故事——如果我们只把这件作品视为一项艺术品来欣赏,那么我们便没有真正领悟它。这个故事描述的是一种世界观,是根据里尔克长久以来所得到的经验,并不是虚构而来的。其中最主要的是,生存和死亡相互联结,世界上所有可怕和痛苦、美好和善良的人事,是并存的。他的世界观使我感动,是丰盛的完整。这个世界观尤其在《杜伊诺哀歌》(Duineser Elegien)和《致俄耳甫斯十四行诗》中给我很多启示。里尔克的其他故事,也令我非常感动。

 

问:你的作品与他的言论有没有可以比较的地方?

 

答:我认为这种比较并不适合。我常常重读《杜伊诺哀歌》和《致俄耳甫斯十四行诗》,每次都会感到受益匪浅,但我却有自己的风格路线。我很受里尔克感动,但没有抄袭他。仅仅阅读他的作品,我已经感到非常充实。

 

问:其他心理学家又如何?哪些作品在内容上及语言上特别吸引你?

 

答:我现在真的要想一想,我读了整套弗洛伊德的书籍,那是非常了不起的作品,除此之外,我很少读心理学家的作品。

 

问:你曾经向我介绍过一本卡洛斯,卡斯塔尼达( Carlos Castaneda)的作品。

 

答:是的,他的作品让我非常感动。尤其是《巫土唐望的教诲》( The Teaching of Don Juan)和《巫士唐望的世界》( Journey to Ixtlan),其中记载了有关知识的敌人:畏惧、澄清、权力以及对和平的需求。

 

问:对澄清的坚持是否也是知识的敌人?

 

答:是的,如果人们依赖它。例如,当人们过度依赖被证明的理论而不能关注当下的感知。

 

问:你在《精华录》中的格言是“实验打破了理论”?

 

答:是的,就是这样。

以最少量介入的勇气

海灵格 | 文

  问:在你的《爱的序位》一书中,我们曾经有过详尽的访问,你讲述了你作为治疗师的成长过程,现在已经相隔七年,你新的工作方式是什么?

 

答:我当时所讲的,现在仍然适用。但我所讲的,已经带着对未来发展的核心。例如,我所讲的以最少量介入,或者关于勇气。

 

问:你可不可以详细地讲解一下这两点?

 

答:首先我讲讲勇气,在工作中如果治疗师信赖他的感知能力,他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力。因为,对心灵产生影响力的东西,是慢慢成长的。

 

治疗师必须相信,他对求助者所提供的启示,会在若干时间后才能显现效果。可是,大部分的治疗师与求助者却希望治疗可以马上有效。当一个治疗师的介入行为,没有马上带出解决方法,有些人不是说治疗是错误的,便说治疗师是无能的。治疗师甚至会被公开批评没有能力,或者被指责他的工作方式太过分。如果治疗师能忍受这一切,坚持下去,直到最后仍单独保持在自己的感知中,没有失掉信心——这就是勇气。

 

问:你的“以最少量介入”又是什么意思呢?

 

 答:“以最少量介入”对我来说是,以最少的力气得到最大的收获。

 

 问:在治疗工作上,“以最少量介入”的意思是什么?

 

答:首先,我只会向求助者询问非常少的信息;其次,我尽量缩小我介入的范围。这样,我便能够给求助者的灵魂最大的移动空间。

摘自:海灵格著作《心灵活泉》

转载请注明:“生命之光”

(ID:shengmingzhiguang1)

 

END

版权所有 成都慈海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289号5-9-10 蜀ICP20154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