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享
首页 > 成都慈海 > 【解密】松果体的奥秘
【解密】松果体的奥秘

 科尼弗松是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植物之一,已存在了比所有开花植物近三倍长的时间,进化的松果是花的前身,它螺旋形的刺在两个方向呈现一个完美的斐波那契数列,很像一个神圣的几何玫瑰或向日葵。

我们的“松果”腺体,拉丁文名石松,因外形类似石松球果内的松子而得名。松果体约米粒大,在我们大脑的几何中心,位于脑眼睛后方脑里一处穴状组织,是与我们的身体密切相关的感光组织,脊椎动物的脑部都有。有趣的是,松果体是大脑唯一的“单一“部分,而不是拥有一左,一右半球。

生理作用

松果体调节我们睡眠模式和昼夜节律,唯一保持孤立于血脑屏障系统,并接收比身体的任何其他地区较高百分比的血流量。

 

松果体分泌重要的褪黑色素,这种荷尔蒙会影响身体的苏醒和睡眠与生物周期。人和动物的生理发展也与之有关,松果体会根据所接收的光量调整褪黑激素分泌量,通常睡眠时大量分泌,因此被视为人体重要的时钟。松果体在夜间十一时,至隔日凌晨二时分泌褪黑激素最旺盛,清晨以后分泌量急降。冬天白昼时数缩短,也会导致这种荷尔蒙分泌的时间延后或提前,因而产生季节性情绪失调症,人变得忧郁、没精神。年纪也会影响松果体分泌褪黑激素的浓度,在出生后至六岁期间,达到最高峰,而后随年龄下降。年长的人松果体可能完全停止分泌这种荷尔蒙。我们白天的身心活动,需要大量负责神经传输功能的血清张力素,这种化合物与褪黑激素息息相关,其分泌量与褪黑激素成反比,血清张力素在夜间的浓度低得多。松果体在代谢褪黑激素时也会制造神经化合物松香烃。近期研究指出,松烃主导引发睡眠时做梦的现象。专家认为,松果体若配合控制人体生物时钟的下丘脑,会影响老化的过程。

退化的眼睛

许多人认为这是我们的生物学第三只眼,“灵魂的座位”“启蒙的中心”。

 

科学家发现松果体的结构与功能类似眼睛,这个腺体可能是退化了的眼睛。因为松果体具有和眼睛一样的视网膜细胞,在一些爬行动物体内仍然包含“杆状细胞”和“筒状细胞”。它能直接感知光线并作出反应,影响身体的醒睡模式与季节周期。例如人们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会感到心情舒畅、精力充沛、睡眠减少。反之,遇到细雨连绵的阴霾天气则会情绪低沉、郁郁寡欢、常思睡眠。这一现象正是松果体在“作祟”。

灵魂的宝座

十七世纪伟大的法国哲学家笛卡儿,称松果体是(灵魂的宝座)他写于一六四九年的著作《论灵魂之情》周详地探讨这种腺体,他在这本名著中表明他相信身体有灵魂。我们要知道灵魂是与全身相连,不能说它只在身体某个部位,而跟其他毫无关联。不过他特别提到,体内的松果体,是唯一的例外,我们体内有个部位的功能有别于身体其他组织,灵魂不是在心脏,或整个脑部,直接发挥功能,而是从脑部深处有个极小的腺体,悬于脑部中央一处,供脑部前后方的心神,互相联系的通道上,这个腺体有一个细微的变动,心神状态会大为改变,而心神有一丝改变也会反过来改变这个腺体的运作。

 

史上宗教与文化文献提到的深具灵性意义的松果体

 

世界各大宗教、文化与传统信仰,都有文献探讨松果体。纵观人类历史记录,松果体曾经被作为人类精神启蒙的象征代表,自古以来它又称神秘的第六脉轮或第三眼,是知识与大智慧之眼,它是整个历史的神圣象征。

中  国

松果体即道家所谓的天眼,佛家言识海,亦称天眼证智通。若练功有成,便能观人气色,透视人体,预知祸福,预测未来,照佛家所说,既色界天的眼根超越了大地的远近,时间的过去和未来,一切现象都能明见。在很多佛教画像及雕刻中,可以看到脸部有出现三只眼的情况。

埃  及

古埃及人,把第三眼称作,“欧西里斯之眼”,“欧西里斯的权杖”,又称“松果之仗”,(欧西里斯是位太阳神,主宰来世者的象征),描述了两条相互交织的蛇自权杖底部盘旋而上,最上方是一个松果。

人体的精神能量被描绘成如蛇般从脊柱的基础盘绕上升,到达第三只眼松果体并觉悟。觉醒的灵量表示脉轮的合并和统一。据说这是唯一的方式以实现“神圣的智慧”并带来纯净的欢乐,纯粹知识和纯洁的爱情。

蛇实际上代表了DNA,而松果体就是能量的聚集点。法老的面具上有一条昆达里尼蛇通过其头部,这象征着松果体已经汇集了相当多的能量可以到达更高层次的领域。

在印度教对神灵的描画中,文字和符号里都陈述了蛇和松果。在某些情况下,印度教众神的雕刻或绘画作品都塑造了有伸出持着松果的手。湿婆,在印度教传统中最著名的神,头部始终被描绘成卷曲的头发形状明显相似于一个松果,并和蛇交织在一起。

印度还有个传统是在额头中央点贴饰品,以提醒人记得松果体与其灵性力量。

生命之树

除了精神上的意识与启蒙,松果也历来被用来作为永恒的象征或永恒的生命。古代亚述人的宫殿雕刻,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13-716年,描绘四翼神般的人物故意高举松果,或在某些情况下,用松果向他们描摹的生命之树致敬。他们认为,这个神秘的器官是思想意识的源头,能促进生育力,在开悟时唤醒不朽的力量。

圣  经

有一种理论提出松果实际上是善恶之树的果子。据创世记记载,夏娃在毒蛇的逼迫下吃掉了禁果,导致了人类从伊甸园被驱逐。这一引用重现了松果与毒蛇的图像概念,再次体现了跨文化的一致性。

 

圣经本身暗示了松果体多次,有时相当明显。

“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一只眼睛若亮了,你的全身就光明”——马太福音6:22

 

这是何西阿最后诗句,似乎更直接地解决了精神和松果/松树之间的联系。

“以法莲哪,我与偶像还有什么关涉呢?我耶和华回答他,也必顾念他。我如青翠的松树;你的果子从我而得。——何西阿14:8

墨西哥

在另一个文化里提到松果的光彩精神和不朽的的象征,墨西哥的雕像“Chicomecoatl神”(七蛇神)再次描绘出一个神手持带有松果的另一个权杖。

希  腊

希腊人和罗马人也纳入了松果在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神话阐述的系统体系。古希腊人认为,松果体影响认知活动,哲学家迦林和柏拉图都曾撰文探讨。柏拉图在《共和国》中强调松果体的重要:“它胜过一万个肉眼,只要透过这里,就能看见真理”。

狄奥尼索斯,后来被罗马人称为酒神,手持茴香权杖交织着常春藤叶子并且顶部有一个松果,该酒神杖,经常被用来作为一个神圣的工具在宗教仪式和庆祝仪式上。后来罗马人建立了一个世上最大的松果青铜雕塑,一个三层楼高的巨大松果的形状。根据一项受欢迎的中世纪传说,雕塑站立在万神殿的前面作为一个大型溢水喷泉比邻伊希斯神庙在古代罗马。

罗  马

然而,巨大的雕像现在坐落在天主教梵蒂冈的松果广场。天主教的宗教传统与松果有错综复杂的关系。提到“罗马教廷”这个名字,似乎许多人会直接提到“第三只眼”。

 

罗马天主教传统特别尊敬松果体,也许最显着的是由教皇本人携带神圣的权杖,教廷的徽章,在梵蒂冈国旗当中,堆叠的三皇冠形状极似一个松果。

松果也作为照明物出现在教堂如烛台,灯具似乎象征性的代表第三只眼的精神光照。所有这些因素导致哲学家指责天主教教会对基督教、天主教隐瞒了松果腺的觉醒的真相,为公众真正灵性的启迪蒙上了盲目的面纱。

德国纳粹

希特勒的桌子上镶嵌在权杖顶部的松果,松果还隐藏在经典的纳粹鹰图标的身体里。

马萨诸塞州议会大厦,其穹顶的顶部

氟化物对身体的影响

氟化物被引进到我们的供水系统作为一种压制灵性和意识觉醒的手段(被秘密的机构如共济会和光明会)市民从出生便开始摄食氟化物,等长大成人以后,松果体已经钙化变硬。

 

1997年,英国医生詹妮弗卢克大量研究并记录了氟化物在我们松果体内的积累程度以及对人的影响。结果显示松果体钙化的地方,血流量抑制并堵塞了我们的第三只眼的基本功能。

 

政府和秘密社团试图维持更大的精神和社会的自满情绪,通过化学方法笼罩我们生物门户的灵性觉醒。(牙膏,碳酸饮料等等)

松果体能提升意识的科学研究

多数人很少运用松果体,导致他休眠而萎缩,不过医学界发现食光者不在此列。美国宾州大学和汤玛士杰佛森大学的医生与科学家观察印度有名的食光者希拉玛内克130天,测验他是否真的能只靠阳光维持生命,玛内克先生这段时间完全没有进食。在观察期间,研究人员发现,他的神经细胞没死且很活跃。一般50多岁的人松果体已经萎缩,他的松果体反而扩大,一般人的松果体大小约6乘以6毫米,玛内克的经测量是8乘以11毫米。

 

松果的图腾权利广泛地出现在正面和负面的文化势力中,在整个历史上暗示了精神的启蒙与第三只眼。直到最近科学界才开始研究神秘的松果体,研究员不断发现,它真正的功能揭露它就是连接身体与天界的通道。这些现代组织掌握着松果的秘密和象征性权力,对公众掩盖了其真正的重要性,同时通过含氟饮用水、碳酸饮料等化学方法毒害我们市民的第三只眼,以阻止人类的觉醒。

灵魂的座位启蒙的中心

金凯利的觉醒----这位著名的喜剧演员神奇的经历简直就是他饰演的《楚门的世界》的现实版本,简直令人不可思议……“我醒来,我突然明白了,我明白思想是一个虚幻的东西,我突然觉得我是在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思想,我想知道,是谁意识到我在想。突然,我被抛到这个神奇扩张性的自由解脱感觉,从我自己解脱,从我的问题解脱,我看见更大的我,大于我的身体,我是所有事物和人我不再是宇宙的一个片段,我就是宇宙……”

古今中外的文明与教派都热衷于研究松果体与第三只眼、天目。在许多古老文明的神像、祭司的面具上,或印度的佛像,道家的神像上在额头的部位都不约而同地刻画者这一只眼睛。古希腊哲学家将其称之为“灵魂的宝座”。各种信仰与宗教也都有相似的标志来表现神的全视之眼。

一、松果体与第三只眼、天目的秘密

人体的松果体(Pineal Gland)位于人脑的中心部位,松果体仅有米粒大小,其形状就像一颗松果。科学家通过对人体大脑解剖和对现代胚胎学理论的研究发现,人类确实存在有第三只眼,而在大脑中目前已经退化的松果腺体,就是人类神秘的第三只眼所在之处。有大量证据表明,松果体是有感光组织结构基础的,而且有完整的感光信号传递系统,充满视网膜色素的松果体常被人称为“第三只眼”。科学家最近发现,没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鱼就是利用松果体来“看”外界。人的肉眼也只是像照相机的镜头起对焦、采集光线的作用,而松果体却是像照相机的CCD或底片起真正感光成像的作用。

英国曼彻斯持大学的阿·罗宾·贝克教授发现:在松果体的前方有一个生物磁场,它可聚集射线,并能起到扫描图像的作用。科学已证明人类确实存在有第三只眼,现代西方医学解剖发现松果体的位置正好和古代东方道家所描述的泥丸宫和天目(第三只眼,Third Eye)的位置相吻合,人体的松果体在儿童时期比较发达,但到7岁以后开始退化。道家把松果体称为泥丸宫、黄庭、昆仑,是人的元神(灵魂)所住之宫,是九宫之中央、脑中之脑、核心之核心,泥丸宫在人的机体生命活动中起至关重要作用,是人的生命中枢。人人都有松果体,人人都可以通过修炼来返本归真开发自己的第三只眼,但是不能去一味的追求开天目,道法自然,修炼到一定层次后才会开天目。

道家故事《封神演义》中的二郎神杨戬与闻太师都修炼出了第三只眼(一般人看不到,是在另外空间体现)。春秋时代的老子和他的学生亢桑子也具有第三只眼的功能,据《吕氏春秋·重言篇》记载:“圣人听于无声,视于无形……老聃是也。”《列子·仲尼篇》云:“有亢桑子者,得聃之道,能以耳视而目听”。《史记·扁鹊列传》中记录着神医扁鹊具有“视人五脏颜色”的能力,他具有天眼,能透视人体,然后配合自己的医学知识,帮人“看”病。这个例子在俄罗斯也有,根据真理报2004年1月的报导,俄罗斯的一个小女孩娜塔莎可透视人体内部器官,看到其中有病的部位。修炼有素者的松果体(泥丸宫)可以避开人的一双肉眼睛,就像杨戬那样直接通过第三只眼看到不同时空的世界、看到事物的本质。老子在《道德经》中描述了这个境界:“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

香港天坛大佛等佛像的头部大多是松果的形状,象征松果体是智慧之源;佛像眉心的一点象征天目的位置。佛家称第三只眼为天目,将天目分为五大层次——肉眼通、天眼通、慧眼通、法眼通、佛眼通。虽然松果体生理机能直到最近时期才揭晓,各种古文明和宗教却早已知道人脑中央的松果体是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的通道。松果体在开发超自然能力方面非常重要,被看作是高级能量的源泉,与人的灵性提升也有着紧密联系。

米开朗基罗的旷世巨作“创世纪”壁画中的“创造亚当”局部图与人类脑部合成后的对照图:当我们细看簇拥上帝的那群天使时,会发现原来那整个图形就是人类的脑部;环绕天使周围的布幔清楚地勾勒出完整的脑部轮廓,上帝所坐的位置约为脑部松果体的位置,而上帝伸出的右手和大脑(天使周围的布幔)交会之处,就是额头中心第三只眼的位置。

二、全视之眼(荷鲁斯之眼、上帝之眼、佛眼)的秘密

古埃及的荷鲁斯之眼。荷鲁斯是鹰头神及太阳神的化身,荷鲁斯之眼是能察知世间万物的神圣之眼,代表着神明的庇佑与至高无上的权利,这与苏美尔卡巴拉生命之树旁边的鹰头神手持松果的意义类似,只是将松果换成了荷鲁斯之眼。古埃及人也相信荷鲁斯之眼能在重生复活时发生作用,例如在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图坦卡门的木乃伊上也绘有有荷鲁斯之眼。而埃及正是以金字塔闻名,美国国玺金字塔图案顶部的全视之眼的概念也来源于古埃及的荷鲁斯之眼。

1525年意大利画家蓬托尔莫创作的《在以马忤斯的晚餐》耶稣头顶上方的全视之眼,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法中,眼睛图案(通常包围在三角形内)明确象征著基督教的三位一体。广为人知的是上帝之眼是文艺复兴时期(14世纪至17世纪)的经典标志,上帝的全视之眼在基督教圣经中被多次提及。和现在常见形式较接近的上帝之眼则可追溯到17、18世纪的欧洲,当时的形式为一颗飘浮在空中的眼睛,有时会有云雾或光芒环绕。

美国国徽及一美元纸币的背面上的上帝之眼(Eye of Providence),又称全视之眼(All-seeing Eye),代表着上帝监视人类的法眼,常见的形式为一颗被三角形及万丈光芒所环绕的眼睛。封印的反面主体是一个未完工的金字塔,在金字塔的底部用罗马数字刻着日期1776年,在金字塔将要完工的顶端,上帝之眼观察着一切。左右写着两个铭文:Annuit Cceptis意思是“上帝认可我们开始”、Novus Ordo Seclorum意思是“新时代秩序”,1776年8月20日纹章设计委员会的第一份报告里描述“饰章里上帝之眼放射出扩散到盾及人物的光辉。”

 

很多人认为金字塔上方的眼睛与共济会有关,其实那个眼睛不是共济会的专有符号,甚至也不是共济会设计的(共济会最早是在1797年才采用眼睛的图案)。在纹章设计过程中,只有本杰明·富兰克林是共济会会员,而且当时他的提议并没有被纹章设计委员会所采纳。

1789年法国《人权宣言》的原版封面上就有那只神奇的上帝之眼以及自由女神,上帝之眼和美元上的一样。美国自由女神像是法国赠送的,其原型是法国巴黎塞纳河格勒内勒桥上的自由女神像。

版权所有 成都慈海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289号5-9-10 蜀ICP20154238